e3g5a优美都市异能 靈契之主 ptt-第七百四十七章 皮包骨看書-4mmn5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这股笑容被水箱捕捉,令其有些捉摸不透夏萧的想法。后者一直是个怪人,即便被夸赞,也没有半句客套话,不知是欣然接受,还是并不赞同水箱的说法,且懒得和他争辩,觉得他只是个愚昧之人。
水箱眼中的夏萧一直盯着被五行元气遮盖的深渊海沟,等待着流淌泥浆的火海和雷电被撕开。否则他们跳下去连骨头渣都不剩,四周细小的雷芒也很耀眼,像一条条不怀好意的细蛇,朝他们爬来,就要发起进攻。
从高处看,夏萧和水箱二人如处足以让人轮回的诡异之境。他们随时准备跳出,即将前往另一世界。很快,半刻钟过去,之前已有一些简单准备的清寻子手中印记不断,拉扯开紧密封印的一道裂口,朗声喝道:
消逝的《枫》 年轻·没有不可以
“走!”
此声如令,令夏萧和水箱纵身而跃。即便隔了近乎两百米,其中还有海水阻隔,阿烛等人还是一阵胆寒。可夏萧和水箱身为勇士且一方天骄,当有壮志之心,敢以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
因此,他们投身的动作毫无拖沓,且爆发出体内积攒的元气,令身后砰响一声,散开一道极大的气浪,掀开海水流动。其中一连串气泡冲劲十足,朝他们反方向而去。于下,二人身影如灵巧的旗鱼,追星赶月,似去龙宫觐见。
和夏萧之前判断的一样,从月牙岩到元气紧附的深渊海沟并未只像看起来那么近,还是足有百米距离。这段距离中,元气极厚有二十余米,是一道极强的阻碍,将他们脚步拉扯。在他们动作放缓时,雷电大火,海流泥石,皆向他们而来。
即便有自身元气和清寻子的力量,夏萧和水箱还是感觉到死亡的威胁。后者胆战心惊,看向夏萧时,他倒是冷静,一咬牙一皱眉,当即喝道:
高山牧场
“冲!”
神仙女同居的坏小子 笑看雪舞
当即,夏萧结印,四周空间开始荡漾,再一次抵挡四周元气,身形下行百米。靠近缺口时,四周的元气令夏萧和水箱眼中被染成一片多彩之色,煞是惊艳。这等五行元气之花,夏萧也能开出,可万年花朵的永恒瑰丽,可不是新绽雏花所能媲美的。不过他们离那缺口,近在咫尺!
鬼迎门 通天帝国
相比经历众多的夏萧,水箱显得嫩了很多,以至于此时一直很紧张,见到将要进去又暗自庆幸。就在他神经稍稍放松的一瞬,不见天日的黑暗海沟中,快速冲出几道庞大的身影,令其躲闪不开,撞到上面。
双手一松,石盒朝后而去,惊得水箱连忙转身,与之前的庞然大物擦肩而过。他朝石盒伸手,那是一族心血,可不能出半点差错,否则他就是罪人!
身形一霎化作海兽,于水流中,随意翻滚的水箱将其吸入口中,转身游到夏萧身边,再度化为灵巧的人形。水箱又一次见到那些大物,那是骨瘦如柴的尸骸,身形扭曲,没有半点生机,呈惨淡的灰白色。而那些面目,皆有不甘和恼怒,即便生命的最后一刻都保留在那种状态。
水箱不禁一愣,这些,是远古的海兽?虽说体格有别,比自己大了好几圈,光从骨骼便可看出。但那些狰狞扭曲的面孔,实在将其震撼到。一回头,不再是三四头尸骸那么简单,而密集的像个蚁穴,此时丧失生机的骨骸倾巢而出,似要以自己骇人的面目告知大荒,他海兽一族的复仇,要开始了!
一首悲怆的远古泣歌在深海吟唱,由尸骸流动的声音奏成,又被一张张可憎的面目点缀。夏萧听之见之,于整个大海开始颤动时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些冲出的尸骸。按道理来说,封印三万年已过,里面不该存活这么多生灵,可这些存在,一看就是刚献出自己的生灵和力量。莫非……起始大帝也陷入魔道,将所有人都吸食以此提升实力?
对这个穷途末路的种族来说,这样也不算出奇。可当前他们的到来,影响到了夏萧二人进入。密密麻麻的存在令其头皮发麻,即便催动全力,在这种地方也不值一提,唯有等师父出力。
关键时候,清寻子道:
带个恶魔混都市 度乐乐
“快走!”
说罢一指出,将上百尸骸碾为粉碎,开辟出一条道路来。夏萧和水箱在助力下进入,和那些带着浑浊海水和不明渣滓擦肩而过,顿时,他们后背发凉,有些惊悚,因为眼中尸骸的数量上千上万,甚至更多。
这些尸骸离开深渊海沟后,终于如愿回到这片大海,只是已无生机。但他们依旧朝向四处,在阿烛他们眼前不断上升,不断移动,似还有灵魂存在。而那缕残魂,在四位海兽和阿烛不忍直视时驱使着身体游到各处。他们被封印三万年,生于黑暗且死于黑暗,终在死后得到解脱,没有了任何束缚。
网游之天下乱战
水流急乱,有恶臭传播,虽说它们被抵挡在重重元气外,可阿烛还是觉得胃里一阵翻腾。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等场景,这是万尸漂泊,是语尚言万年前的罪行,更是一场灾难的恶化和愤怒的爆发开端。
一眨眼,他们托回下巴,重新看向海底。深渊海沟上的夏萧和水箱已进入其中。但那个缺口里还是不断有尸骸漂浮上来,似无穷尽。
尸骸犹如海中泡沫,不断摆脱黑暗,往外游去。那是自由的方向,他们追寻万年,终于有此机会,自然得出去,可封印中的无数生灵,还在黑暗中献祭,纷纷涌向那一团深蓝色的光,为其再添几分明亮。
夏萧和水箱进入一片黑暗,没有什么特殊,可此处已三万年不见光明,可想此封印的残忍。头顶上有无数尸骸漂浮,争先恐后的朝缺口而去。两人站在原地,迅速观察四周,面色越来越冷,刷新对悲惨的认识。
岁凉 岁凉
只见头顶是尸骸,脚下也是。在他们脚下百米处,有无数大小尸骨,其上挂着几缕生肉,被深渊中前来的过路海兽吃下。而后,见到夏萧和水箱二人的他当即折返身形,藏入不知究竟有多深的黑暗,又进入另一条路,朝不远处的光团而去。
夏萧和水箱难以想象他们是如何挺过这三万年的,莫非是……食同类尸骨?之前的场景证实了这个说法,可夏萧和水箱只是沉默,朝不远处的光团而去。现在他们如愿入了封印,也是敌穴,稍不留神,便得死在此处。因此他们格外小心,紧绷的神经被清寻子吓了一跳。
“能应对吗?”
水箱连喘几口气,这个时候说话,能把人吓死。可在他反应之余,夏萧回答道:
“不确定,先把它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再说。”
夏萧适应着深渊海沟中的黑暗,等他运用元气,能将这里的景色近乎全部收入眼中时,不禁愕然。因为深渊之下源源不断冲出海兽,而在他们所去那头,光晕中有一团夏萧从未见到过的庞大生灵之气。
夏萧额前的第三只眼已然在鲜血和青筋中睁开,其中尽是凄冷淡蓝之色。虽说偏冷,可依旧很亮,不至于昏暗。夏萧这只眼能看穿善恶真假,不禁相信起雀旦曾说过的话。莫非这起始大帝,真的是正人君子?若那样,夏萧原本见到尸骸而衰落的信心再涨几分。且这般行为应该不是魔气那么简单,因为夏萧没有察觉到魔气的味道,反而觉得那些光有些像水箱手中捧着的魂灵。
“我们该怎么办?”
水箱不知夏萧在看什么,便问了一句。在这腥臭污秽之地,他多待一秒都感觉不适,四周的腥臭气息和肮脏污物不断从其身前飘过,令能在这里看清的他有些想作呕。夏萧没什么特殊表现,毕竟早在黑煌的那片空间,他就经受过和这差不多的恶臭气息,所以只是说:
天书奇
“再靠近些。”
要想劝起始大帝,最起码要和他取得交流,否则怎么劝,神交?夏萧可不敢,那等存在的精神力只用一念,便可将自己毁为一浓血。虽说靠得太近有些危险,可他们本就为危险而来,因此在黑暗中径直向前,没有停下。
寻常人的黑暗对海兽来说是习以为常,对夏萧和水箱来说,是悲情凄惨的衬托。因此,他们怀着担忧而沉重的心情不断朝那团犹如大海心脏的光晕而去,也见到越来越多的海兽尸体,漫无目的,不知去处的飘荡在四周。
这里的水无比浑浊,不知存在多少年,并未有新水流进,也未有脏水流出。可在夏萧和水箱的进入下,脏水和其外的水流开始三万年来第一次大程度的交汇。身为海兽一族,很快有人发现海沟中水的异常,因此回头寻找起原因。
这一停下,大批下定决心送死的海兽当即堵住。有些存在迫不及待的想奉献自己的性命,所以发声叱骂。但很快,他们也发现了一些不对劲,这海沟之中,有一股以前从未有过的新鲜味道。
重生迷梦 薛定谔的猫
黑暗中,夏萧向前的身形猛然停下,因为有数以万计的目光盯着他们。而在这些如挂起灯笼的猩红双眼后,还有一对并未睁开,可大如滔天巨湖的兽瞳。它们皆盯着夏萧和水箱,令他们不寒而粟,只一瞬便觉得命不久矣,特别是他们都朝这边靠来时,夏萧和水箱即便有清寻子的元气在外,也心生逃跑的念头。可夏萧一把挡在水箱前,平淡道:
“好久不见,起始大帝。”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