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雲起瓦羅蘭 認真一點-第1003章 金紅之花讀書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总不能是穿越者吧…”
心中暗自吐槽的道森,看不出劫九真一假下所掩盖的核心记忆,也不想强行去探究真实,便再次调动“电影胶片”将梦境的时光向前拉伸,来到拜师后的两年,与慎同龄的劫也来到14岁。
这一年金魔肆虐芝云行省,逼得芝云议会不得不请人来到均衡教派请苦说下山。
虽然均衡教派在不涉及到精神领域时,一向都不会多管闲事,但所谓的金魔实在太过猖獗,所害之人众多,不忍苍生苦楚的苦说终于答应要将金魔抓捕关押。
之所以不是诛杀,是因为对方只是个不会魔法的普通人,并没有危害到精神领域,杀之有违均衡之道。
而劫的噩梦也从这一刻开始,他的记忆片段从下山后不久便染上深沉的黑暗,让人无法探究。
道森没有试图去看那些被染黑的“电影胶片”,这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艾欧尼亚人所言的“心魔”。
一旦这种被自我“封存”起来的可怕记忆被触动,那记忆的主人轻则愤怒发狂误伤旁人,重则走火入魔与精神领域袭来的恶灵相结合,继而变成狰狞怪物。
“不行,不行…嗯?”
不断略过这漆黑记忆的“胶片”的道森,本以为要完全跳过金魔相关的这几年记忆,却不曾想才一会儿就看到一个闪烁着朦胧白光的记忆片段压制了漆黑。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这一天发生的事情远远超过了金魔所带来的恐怖与憎恶,是劫认为无论如何也不能选择性遗忘的记忆。
这会和“命运交汇之处”有关吗?
根本就不需要犹豫,自认心理素质还算强大,对金魔行事作风有详细了解的道森选择了这个“胶片”,下个瞬间“咔擦、咔擦”作响的声音在梦境世界响起。
负责连接幻梦树的金色小剑也因此晃动不休,呈现出一副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的情况。
如果掉下来会怎样?
毫无疑问,没了幻梦树的力量加持,自身又精通于均衡术法,对精神领域颇有研究的劫会将他这个不速之客赶出去。
“…”
沉默片刻的道森还是选择继续,哪怕这极有可能引起幻梦树的力量失效,继而引来劫的强烈反击。
毕竟他不是来看梦的,而是来找答案的,又怎么可能一点险不冒。
咔擦、咔擦…!
随着道森的精神力量入侵,不断破碎的梦境世界如镜子般崩裂出一条条缝隙,周围的场景画面也不断流转变化,来到一处冒着滚滚黑烟的小村庄。
“寇莎村?”
好不容易闯进来的道森看清了村子前立的石碑所写文字,想到了如今那个名为“寇莎村”的废墟。
据艾瑞莉娅所说,那里曾因为一场山火蔓延而波及了山下村庄,烧死了很多村民,是一场令人耳熟能详的悲剧。
可如今呈现在道森面前的,却是白雪皑皑的冬日,弥漫着滚滚硝烟,遮天蔽日看不到里面的村庄。
这种天气下不可能有山火蔓延,再加上黑火药的使用,可以肯定这场“耳熟能详”的悲剧必然是人为的。
“师父!”
“父亲!!”
“快,快来!!!”
很快道森耳边传来远方的喊声,其主人自然是随同苦说下山追捕金魔的慎与劫。
那这放火的人会是谁,便不言而喻了。
“呼…”
收回目光的道森深呼吸一口气,看了眼正悄然塌陷的天空,明白这个记忆片段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继而让劫发觉有人入侵了自己的梦。
事到如今,来都来了,就没有后退的选择,为了寻找到命运交汇之处,了解当年发生过的事情救出虚灵分身是首要目标。
带着这样的决意与一丝忐忑,道森先远方的劫一步踏进黑烟之中,紧接着便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属于蔻莎村的一座座木制房屋被点燃,在这些房屋旁边有一道道积雪被烧开的较宽痕迹连接各处房屋,很显然这里曾有着干燥的木头封锁了外出道路,而且木头里还有能充分助燃的黑火药。
如金魔被抓捕后的情况一样,名为“卡达·烬”的他只是一个不会魔法的普通人,所以用一个火系魔法就能造成就的围困场面,换做金魔来做只能大费周章的找来木头,放上黑火药并点燃来完成。
不,不是找来木头…而是各家各户都会储备过冬的柴火,这种柴火堆放在房屋附近很正常,是最天然的燃料,再有黑火药的加入迅速蔓延成火海并不是问题。
而经过春耕夏种,秋收冬藏正在家里享受时光的村民们,在通往村子外界的道路被大火所覆盖后,便只能向着村子中心的酒馆跑去。
如此推断着的道森越是靠近酒馆,就越能嗅到空中飘着一股硝烟都无法掩盖,催人昏昏欲睡引起心脏衰弱的淡淡幽香。
等道森来到酒馆前,便看到村民们以四个为一组在剧毒香味中下倒地,通体曾金色且周身布满鲜红花瓣,在地上白雪的映衬下显得触目惊心。
道森将目光看向被炸出一个圆形大洞的酒馆,结合周围环境重现了爆炸前的那一幕…突然爆炸开来的酒馆带出金色植物漆洒向因毒气而倒地的人群,随后是漫天红色花瓣以类似方式紧随其后的从酒馆中飘落至倒地村民身边,如过细数的话还能发现每个人身上所覆盖的花瓣,都是“四”的倍数,绝不会出现另外的可能性。
再加上周围皑皑白雪的映衬,从正上方看的话,就能看到村民们的倒地姿态是按照某种规律来的,就像花朵绽放,以至于现场看起来就如同一朵正绽放的金红之花在盛开,而且还开得好不灿烂,有一种致命的美感。
“金魔。”
理所当然的道森吐出了卡达·烬这外号的由来,他也为自己心中一闪而过的美感而深感厌恶,这厌恶既有对自身,也有对烬的。
道森知道,这种由“人类”构建出来的金红之花铺在纯白大地上的绝景,凡是看过这一幕便永远无法忘怀,不…应该是永远的耿耿于怀。
“救、救救我!”
“好痛啊,杀了我吧…”
“是一朵花,是一朵花,是一朵花…”
片刻恍惚后醒来的道森没有理会那些惨叫哀嚎,这里是梦境,都是劫曾经的所见所闻,是已经发生过并随时间流逝的过往事实,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挽回的悲剧。
忽略了这些求救声的道森选择看向身后,看向那位不断说着“是一朵花”的绿裙女子。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她漆黑长发披肩顺下,娇好的容颜上布满灰尘也难掩天生丽质,但此时却被瞪得滚圆的双眼所破坏了样貌,她嘴巴止不住的颤抖着说着自己所看到的这“惊心之美”,一副疯疯癫癫的凄厉模样。
而她之所以能看到“那朵花”,却是因为她脚下有一座用于祭祀的木台,在整个寇莎村都因为大火而燃烧的同时,只有这里幸免,又或者说这个绿裙女子作为“金红之花”的见证者而被刻意引导至了木台上方,并旁观了人群倒下,酒馆炸开金漆喷出,红花遍洒的那一幕!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