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新書笔趣-第174章 雙贏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得知女儿喜讯后,马援才意识到,三十六岁的自己,大概明年就要做外祖父了,这真让他百感交集。
大概是太过沉浸在这种感觉中,马援才会鬼使神差答应了耿弇的请求,让他带着五十人自称“朝廷使者”,前往武始县城(邯郸市峰峰矿区)。
身份是假的,节杖是伪造的,只有耿弇那一口关中茂陵口音,以及难以掩饰的高傲劲倒是很像真货,反正朝廷使者往来频繁,每个月都会过上一两个,由不得对方不信。
耿弇走后,贼曹掾赵尨才有些担忧地对马援说道:“耿伯昭乃是北道大族,郡大尹视之为宾客,万一有所差池……”
马援却丝毫不担心,耿弇的胆识智谋,他可是亲自试过的:“秦末时,郦食其一老儒尚能轻松斩得陈留令首级以献高祖,何况是耿弇?”
“若是他连这点事都办不成,那死便死吧,魏成唯一的损失,就是耿纯失去了一个族侄,如此而已。”
且说,第五伦这大半年来,对西北三县一直是放养,试图麻痹李家。而在邺城练兵时,皆扬言是要去协助更始将军等人击赤眉,出发时也是往南走,然后才悄然向北折返。李家现在应该没什么防备,赶在马援所率主力被敌人发现前,先试试能否以奇取之。
否则,若是武始县里那些李家的旁支故吏联手附近的钦口山盗贼顽抗,就那复杂的地形,可有得打了。
靠着第五伦的立体地图,附近的地形概要都在马援心中,这钦口山又名“滏山”,有滏水出焉,泉源奋涌,若滏水之汤。
山脚下是武始县城,往西有一条险道直通涉县,是为太行八陉之四的“滏口陉”,山岭高深,实为险厄。
三军就在数十里外蛰伏,每过一刻,他们被滏山贼发觉的可能会越大。眼看太阳已经滑过了中天,武始县城方向还没动静,扣押的放羊娃、行人却越来越多,迟早会暴露,众军吏都有些着急,直到派去县城附近的斥候赶回来报讯。
“成了!”
即将日暮之际,马援率前队匆匆抵达丘陵间的武始县城时,却见耿弇正坐胡坐城头酌酒,脚边踩着一个胖乎乎被绳索绑了的官儿,他居然已经挟持了倒霉的武始县宰,并顺利在围攻中退出县寺,还控制了一座城门,怎么办到的?
见马援抵达,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劫持的耿弇面不改色,低头对马援喊道:“马校尉,如何,这趟算我赢了罢?”
不愧是才十八九岁的小鬼头,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两人的比试,马援乐了,笑骂道:“如今我是你的上司,你赢,便是我赢,亦是伯鱼所说的双赢,更何况……”
“这场仗,还没完!”
确实如此,虽然耿弇出其不意劫持了武始县宰,可此人亦不过是本地豪强及李家故旧的傀儡。虽然他们遭到袭击失神了一会,但此刻反应过来,立刻开始组织人手反扑,也不管对面是朝廷王师、郡尹大军。
城东、城西、城北,到处都有人涌过来,想要将头裹黄巾的流民兵赶出县城。
而随着一阵喊杀声,滏山方向亦有一支贼人杀过来,他们打算来个里应外,将黄巾兵击退。
“来得好,也省得吾等进山里剿了。”
马援让隶属于耿弇那五百人立刻入城,自己则将兵匆匆于南门外墙下列阵,给耿弇下令道:
“我击外,你击内!”
“看究竟是你先控制县城,还是我先击退贼众!”
……
“马文渊这是以为,我只能擅长骑战么?他却是想错了。”
耿弇给自己选择的取城路线,是城墙之上。
站在这儿,方不过六里(一汉里400多米)的小县城一览无余,耿弇取下一支轻箭,搭在角弓上,大拇指扣弦,瞄准县城中央方向射去,箭若流星高高抛起然后滑落,直接越过了一个小里闾,落在一条通往南北的必经之路上。
“大善。”
耿弇了然,回头看着他亲自从征兵中挑选出的百人队,他之所以不喜欢流民兵,而要求从编户齐民里有选择的征,是需要一些有特殊技能的人:箭术。
猎户和弋射者被征募入伍,加以训练,然后由耿弇集中起来,今日便派上了大用场。
“随我沿着城墙移动,但见城中有人列队而过,视为叛贼,直接居高临下射之!”
而随着耿弇的号令,其余四百步卒,除了留下一百守南门外,其余三百也沿着墙随弓手行动,先前往东门!
一里多的距离,简直瞬息便至,想要冲过来攻击徒卒的李氏叛逆,耿弇让人故意放他们靠近到数十步内,才从城墙上猛地齐射,伤敌十余后对方狼狈溃退。
耿弇让众人勿追,目标直指城门!
他这套战术避免了混乱的巷战,天色全黑的时候,东门、北门皆有条不紊,顺利拿下。当然,也有不少慌乱中结伴而逃的当地百姓被无情射杀,耿弇对误入战场的无辜者熟视无睹,不断喝令放箭,不得犹豫,他眼睛只盯着尚在叛军控制下的西门。
不断留下守门后,徒卒已只剩下百余人,而城内的叛逆都被逼到了西门来,想要守着这儿,以期待滏山贼的支援,这下他们必须以少打多了。
城头的射手几乎没有损失,只是有人摸着腰间空空如也的箭壶道:“耿参军,箭矢已尽!”
“吾亦尽矣。“
耿弇果断背起大弓,抽刀出鞘:“天黑了,夜战,短兵利!”
他第一个跃下高不过两丈的墙垣,挥刀向负隅顽抗的贼人斩去:“随我下城墙,夺西门!关起门来,再慢慢打狗!”
……
耿弇即将夺取县城四门之际,马援也在城外与滏山贼陷入了苦战。
因为前往武始县城的道路狭窄,马援的部队拉得很长,最初到的只有千余人,还分了五百给耿弇。
马援只能带着剩下的人,在城西力阻贼人。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往西边路口去两百人,守住路,勿使我军后队被阻断。”
马援则带着其余三百人披坚持锐,结成阵与贼人硬碰硬起来。
在第五伦顷全郡之力打造下,“黄巾兵”们的装备着实不俗,三分之一的人披甲,每个人都能拥有铁制兵器,毕竟郡武库的存货虽然良莠不全,但全拿出来,可是足够武装数千人的,暂时没受到铁器被滏山贼截断的影响。
然而,对面的滏山贼寇,也绝非马援对付过的赤眉别部迟昭平能比的,竟也有不少人披甲戴胄,手里刀兵明晃晃的,不再是贼人熟悉的农具草叉,在最初的混乱中交战时,竟打得有来有回。
精彩都市异能 新書討論-第174章 雙贏鑒賞
这让流民兵中曾经是黄泽贼的士卒惊呼:“这哪里是贼,甲兵比官兵还好!”
看来跟爹不疼娘不爱的黄泽贼不同,滏山贼才是李家扶持的精锐啊。
贼人过去一年里屡屡劫持,第五伦一直没管,让他们得意惯了,十分骄横,这股心气让他们面对突如其来的官军竟没有惧怕,反而嗷嗷叫着杀过来。
这算是流民兵成师以来的第一场硬仗,还是夜里。好在第五伦考虑周全,在邺城让他们练习过夜战,伙食改善后夜盲症也没那么严重,他们借着城头的些许微光,与不知数量几何的贼人鏖战。
虽然天是黑的,但马援心里却没瞎火,让前方一个队挡住蜂拥而至的贼人,其余人等则在墙下慢慢结阵,顺手还亲自杀了两个惊慌失措乱窜的家伙,再让人将他们人头高高挑起来。
“乱跑或者调头,便是这个下场!”
军法的压力让流民兵们遏制住想要开溜的双腿,相互靠拢,手里紧紧握着矛,虽然黑暗中不断有贼人乱射的流矢飞过来,但所有人都紧张得抿着嘴,这一刻队伍里出奇的安静。
阵已成,马援立刻号令,让前方用身躯和甲盾挡住敌人冲锋的老兵们退回来。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新書 txt-第174章 雙贏展示
他们退却之际还出了意外,因为紧张加上天黑,有士卒调头时慌不择路,直接撞到正在放平的矛上,被尖锐的矛头戳进了胳膊里,他嗷嗷大叫起来,惹得这一队的新兵更加慌张。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新書 七月新番-第174章 雙贏
一旁的军官是个脸上有烙印的刑徒兵,竟没有丝毫犹豫,手起刀落,没有砍矛头,而是直接砍了那人的手!
而被血溅了一脸的新兵们都被吓得不敢言语,仍然得听着腰鼓的节奏,开始缓步向前。
马援这时候不逞匹夫之勇了,坐下没马的时候,他能做好一个指挥官的角色:“按照训练时的样子,排好队,矛放平,向前走!”
虽才几百人,但亦结了一个小方阵,前几排长矛都是放平,后排的戈、戟则是倾斜。
咚咚咚,咚咚咚,第五伦延续了新秦中猪突豨勇的优良传统,让流民兵中带着几个挂腰鼓的士卒,敲着节奏,指挥众人前行。
半年来无数次的训练起了作用,虽然很多人是初临战阵,但仍下意识地向前迈步,集体的力量能够壮胆。
他们越走越快,而对面冲过来的滏山贼,只能看到一支层层叠叠的队伍,而且前排皆着厚重的札甲,目光一点不凶狠,反而有些呆滞,就这样不减速地压了过来。
几个杀红眼的贼人犹豫了一下,竟依然冲了过来,想要杀出一条血路来。为首的大汉先是往下面一滚,手中环首刀叩开两根长矛,向前迈进一步,刚要砍边上的矛杆,迎面却有根长矛刺来。他急忙横刀挥挡,身边却又有一根长矛斜刺,却卡在札甲上,幸好幸好。
但头顶立刻有一柄长戈落下,鲜血飞溅,贼人倒地,被络绎经过的士卒踩在脚下。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新書 ptt-第174章 雙贏
类似的事不断发生,敢正面硬冲的贼寇,都被长矛刺出了血窟窿,被戈戟戳破了脑袋,惨叫着倒毙!
滏山贼本来想要乘夜乱冲一气,将官兵打散,好救回武始县城,岂料却碰到了硬骨头。
而随着大队火把从后方抵达,马援的后队一千人已经杀到,滏山贼众一看,再不敢来触碰,丢下百多具尸体后,开始纷纷向后退去。
“原来贼人这么弱。”
“原来吾等这么强!”
有序胜过无序,方才还有些慌乱的流民兵们心中大定,马援明白他们的目标,没有急着带众人向黑夜里追击,而是指挥方阵开始转弯,派了一个百人队保护西边侧翼,大部队则朝西门前进,那儿挤着大量贼人,可以将其歼灭。
正值耿弇也带着部下从城门内持短兵向外冲杀,城内外的贼人已经丧胆,被追得匆匆往外溃逃,岂料才出城,就撞上了长矛组成的森林,人挤人之下,纷纷被戳倒在地。
到头来,被内外夹击的反倒成了他们。
“降了,吾等降了!”
贼虏们受不了这无情的屠戮,剩下的百多人只能跪倒在地,扔了手里的兵刃,重重稽首只求活命。
马援适时下令收矛,让人将俘虏抓起来审讯,而他则踏过满地尸骸与血污,朝西门走去。
走到西门边时,有一具躺在大门边的尸体忽然暴起,却是个手持利刃的悍贼,哇哇叫着想拉一看穿戴就是军官的马援同归于尽。
马援轻松闪过,将刀捅进了此人的心窝,却发现其背后也中了一支箭,却是耿弇射来的,力度拿捏得十分恰当,没有太重透胸而出把马援也一起干掉。
即便如此,马援还是抱怨了一句:“你是想射他,还是射我?”
身上满是血点的耿弇没有搭理,只快步走到城门处,将刀重重插在那儿作为标记:“是我先扫清城内残敌,控制四门,走到西门下,马校尉,这次是我赢了。”
“你赢就是我赢,亦是伯鱼双赢。”马援乐了,不计较,也没有搭理这个争强好胜的小伙子,只转过头看着黑黝黝的滏山,滏口道就在山脚下,绵延向西,直达巍峨的太行。
对马援来说,这趟作战,有一件比起女儿有孕更值得开心的事。
也比跟耿弇着小儿曹打赌比输赢更有趣。
他满是期待:“君游吾弟,就在这条路的另一头吧!”
……
万脩确实在滏口道百多里外的另一侧,有了第五伦打好招呼,他和猪突豨勇已经顺利过了上党,与马援之间,只隔着一个涉县。
鲍永派给他们的向导,还指点着狭窄道路尽头的小城邑说道:
“涉县过去其实还有另一个名,叫做……”
“沙县!”
……
PS:有事晚了会不好意思。
明天继续加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