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笔趣-Turn254.死亡、歷史與好奇者的結局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又能登陆了。”游昊之感受到,登录的权限已经敞开了,从封闭到开启,不过仅仅是过了几分钟的样子。
通道紧紧的关闭,拒绝了游昊之的再度登录,现在又重新开启,这一次给游昊之的感觉却不同了,明明那边只是个游戏世界而已,但是却偏偏给游昊之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陷阱。
系统在对他发出警告,他所面对的世界已经不太一样了。
为什么……
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ptt-Turn254.死亡、歷史與好奇者的結局讀書
“zone,”游昊之忽然间说道,“财前晃的情况呢?”
“生命体征还在……”zone看了眼登陆舱上闪烁的橙色灯光,沉默了片刻,随后将舱门打开,将财前晃拖了出来,“但是,意识已经不在了……”
游昊之的摄像头静静的盯着zone,等着他的下文。
“永远的……”zone说道,“他死在了那个世界里,意识被抹杀了……你的父亲下手真狠,原本我以为按照他的思路,会吸收,但是没想到,他连一点后文都不肯留下。”
“zone!”游昊之忽然间说道。
“什么?”
“在我这里放一个宏发射装置吧。”
“你想做什……”zone刚刚想到游昊之能用宏发射装置干什么,随后他就想到了某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可能。
“你疯了?虽然你曾经是神,但是现在你只是一个连人都算不上的怪异玩意儿!那东西固然有可能帮你取回神力,但是更有可能让你直接灰飞烟灭!”
“我没疯,”游昊之回答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不,你不知道,现在的你就连意识都很混沌,只不过用机器在勉强的维持生命而已……”
“我很清楚,”游昊之说道,“所以我想拜托你这件事情。”
“你究竟想做什么!?”
“想要做你没有完成的事情,如果有可能,我大概要食言了……对那个孩子。”
游昊之没有想到一件事。
那就是他的父亲对于成为神,或者说脱离人类身躯的渴望。
此刻在装满人类的虚拟世界,有着数量极为庞大的数据,不只是人类,还有AI,以及不断更新和自我复制的伊卡洛斯。
一旦完成对这个庞大数据的统合,有着神性物质的帮助,King很有可能会成为神。
King成为神的威胁并不大,但是对游昊之而言,比起成为神,更重要的是King在成神的路上,会将谁当做他的眼中钉肉中刺,而谁又会挡在他的面前。
而King,一旦为了自己的野心将所有障碍扫除,那么游昊之不敢将他带到幽幽面前,他也没有资格回到幽幽面前。
游昊之说道,“我的父亲拿到了关键的钥匙,也许现在就等在我面前,或者一回去就会踏入陷阱,如果我变成another的话,请你使用宏发射装置。”
精华都市小说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愛下-Turn254.死亡、歷史與好奇者的結局展示
“我没有完成的事?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我在想你想的事情,”游昊之说道,“你没有达成的理想。”
“我没有在想这件事……”zone捂了捂头,“好吧,我确实在想,但是你不是不在意那些人的生死吗……”
游昊之沉默了片刻,“也许,在阻止那个人的过程中,顺便救下一些,也无伤大雅。”
“仅仅是因为这样?”zone说道,“那你真是疯了。”
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忽然间由衷的热衷于为人类事业而奋斗,不是疯了,就是被夺舍了。
“不,我依然是在为自己,”游昊之说道,“为了母亲,还有我父亲,还有幽幽……”
对游昊之最重要的三个人,亲情并非是亏欠,而是束缚了游昊之自身的枷锁,强者对于自我的枷锁。
就如同道德的框架,将所有人束缚在其中,至少像个正常人,哪怕游昊之知道自己已经不太正常了。
“就这样吧,”游昊之说道,“如果真的出现了那种状况,你就不要犹豫,毕竟……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进去里面了。”
觉悟?不!这是胡来!
Zone觉得,游昊之是营养液配方出现了问题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仔细想想,游昊之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家里的人自相残杀。
他一直都在为了维持某个微妙的平衡而努力,帮助自己的父亲在不影响他母亲所划下的框架之下,取得超乎寻常的庞大数据。
然而,这一个微妙的平衡,被自己亲手打破了。
又是自己,胡乱的自以为是的操作,打破了世界的平衡,导致了事情的发展朝着最糟糕的状况疯狂下滑。
虚拟世界也好,活在虚拟世界中的人类也好,此刻都处在King的威胁之下。
“那么我去?”zone也想为那个世界做些什么,但是他知道一旦他出手,事情又会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前进。
“你离得太远了,”游昊之说道,“进去之后,你能确保百分之百打败我父亲吗?”
游铭是个疯子,这一点zone在另一个时空就领教过了,丝毫不在意规则,甚至妄图自己制造规则的人,除非是游昊之这样百分之百得到他母亲也就是世界真正操控者的信任,否则进去之后自己就会束手束脚,反而会耽搁对那个世界人类的救援计划。
“好,我答应了,”zone点了点头,“不过有一个条件,除非你真的要变成another,否则我绝对不会在你快要输掉决斗的时候开启宏发射装置。”
“好。”
巨大的机器缓缓沉到了地上,游昊之的缸中脑再度陷入了沉睡,而zone将线路连接到了机器上,电脑屏幕发出一声轻响,随后显示着游昊之的脑波。
人类的大脑是神圣的,也是尊贵的,如果不是非常时期,zone也绝对不会侵犯任何人的这个领域。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已经顾不上太多了。
“宏发射装置吗?”zone说道,“真会出题啊。”
……
财前葵从梦境中醒来,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如果不是屋子里的陈设太过于简陋,而自己的出租房又太靠近北面的话……
也许这是一个温暖的早上。
撩开窗帘,阳光洒在对面的屋脊上,反射的阳光照进了财前葵的房间,将屋子里那些简陋的摆放物一一照亮。
“小葵起床,小葵起床……”就在这时,一个足球大小的小不点管家机器人从卧室外滚了进来,看到窗前的财前葵,惊呼一声,“啊,小葵已经起来了。”
“早啊,美美。”财前葵对小机器人笑了笑。
“小葵,早安,小葵,早安。”小机器人跳上了财前葵的床,开始整理床铺,但是随后它的身体开始发出一阵阵异响,随后从床上栽了下来。
财前葵连忙捧起了小机器人,检查了一番,“零件老化太严重了吗?”
“美美,没事,美美,没事!”小机器人从财前葵的手上跳下来,继续到床上整理被褥。
“不过没关系,再多等等,”财前葵说道,“等我成为了link vrains的决斗领袖,就有钱给你替换零件了。”
“小葵,真好,小葵,真好……”只会复读的小机器人,在财前葵的记忆中,是从小陪伴她到大的,是她一生的伙伴,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就再也没有人陪伴在她身边……
有吗?
财前葵奇怪的按了按眉心,总有一种曾经有人在身边保护着自己的感觉。
“没有吧?”放下奇怪的想法财前葵跑进了浴室里,开始洗脸刷牙,朝着脸上吹着暖风,整理好衣服之后,看向在屋子里收拾房间的小机器人,“我走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一路慢走,一路慢走……”
“啊,差点忘了!”
财前葵跑回了房间,看向了自己的床,在那上面放着一个非常老旧的决斗盘,虽然款式很老,但却是她与另一个世界的她相互联系的唯一纽带。
“唯一吃饭的家伙啊,不带上可不行。”
走出家门,财前葵又变回了那个在学校里令人瞩目的冰山女神。
没有朋友,没有同伴,自从父母去世之后,财前葵就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不知道怎么和同龄人相处,也没有要好的朋友,甚至就连同班同学,也没能全部叫上名字。
所有人都以为是她太高冷了,只有她知道,并不是,她的心理年龄,依然停留在父母亲去世的那一刻,依然没有长大,并逐渐形成了一种孤僻的性格。
财前葵其实只是在学校里用高冷,将孤僻与无法与其他人相处的性格隐藏起来而已。
走在上学的路上,财前葵快步超过了面前一个脸色阴郁的蓝发少年。
在那一刻,两人似乎都心有所感的一愣,但是很快,财前葵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快步离蓝发少年越来越远。
“是她呢!”艾说道,“财前葵啊。”
“……”游作毫无反应。
“最近link vrains中声名鹊起的蓝色偶像‘蓝色天使’,”艾的眼睛看向一脸阴沉的游作,似乎想要逗笑他一样,“playmaker大人,不去搭讪一下吗?没想到现实中的蓝色天使竟然是一位美人胚子呢。”
“闭嘴!”
“是……”艾无奈的叹了口气,还在想着对稻草人复仇吗?太困难了吧?Playmaker大人难道不知道自己根本不是稻草人的对手吗?
不,现在的playmaker大人,哪怕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也好冲上去向稻草人发起复仇吧?
忽然间,游作停下了脚步,他的脑海中似乎想到了某些非常重要的事情,盯着财前葵的背影,他总觉得,前面那个女孩似乎和他有着某种联系。
有一个逐渐透明到消失的纽带,将她和自己联系起来。
想多了吗?对一个女孩一见钟情?
游作晃了晃脑袋,将杂念排除,但是随后,他猛然间想到了一件事情。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線上看-Turn254.死亡、歷史與好奇者的結局閲讀
“playmaker大人,怎么了?”
游作皱着眉头,看着财前葵渐行渐远到消失在视线中的背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道:“蓝色天使……”
“对啊,她的确是蓝色天使本人没错。”
“住得好近,怎么感觉以前从来没见过她?”
“诶是吗?每天都有见到啊,”艾说道,“怎么了playmaker大人?要上去搭讪吗?”
游作缓缓的摇了摇头,“没兴趣。”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